今日头条>今日人民币汇率走势:离岸人民币一度暴涨近900点【图】(2)

今日人民币汇率走势:离岸人民币一度暴涨近900点【图】(2)

今日人民币汇率走势:离岸人民币一度暴涨近900点【图】(2)

离岸人民币汇率走势

今日人民币汇率走势:离岸人民币一度暴涨近900点【图】(2)

在岸人民币汇率走势

周三离岸人民币迎来久违的大涨,周四早间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突破6.87关口,大涨近900点;离岸人民币连破6.96、6.95、6.94、6.93、6.92、6.91、6.90、6.89、6.88、6.87十大关口。截止发稿,离岸人民币报6.8894。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师周浩表示,离岸人民币兑美元(CNH)欧洲时段暴涨,让很多人揣测央行是否在离岸市场进行干预。事实上,从盘面上来看,似乎并未看到明显的干预痕迹。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今天的CNH暴涨体现了“成本”与“预期”之间的微妙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涨28个基点,报6.9526,创2008年5月以来的逾八年半最低水平。交易员指出,中间价虽创出新低,但实际跌幅仍非常有限。在美元指数突破当前整固平台之前,人民币料将持稳。

交易员同时表示,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仍较为紧张。早盘离岸人民币快速反弹,与在岸汇价出现超过100点的倒挂现象。这预计会抑制市场投机操作。

离岸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不同期限利率仍维持在高位。其中,隔夜HIBOR回落81个基点,至16.94767%。但一周期HIBOR继续上涨52个基点,至15.05433%。此外,离岸人民币隔夜掉期隐含利率三仍维持在15%上方。

今日人民币汇率走势:离岸人民币一度暴涨近900点【图】(2)

2017年元旦小长假之前,央行与国家外汇管理局推出针对个人购汇与资本汇出的管理举措,并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CFETS汇率指数构成进行了一些调整。

分析人士表示,一方面,根据目前人民币汇率“有管理的浮动”运行机制,这些举措仍符合资本项目有序开放的政策目标,相关政策管理加强并非“一刀切”式的收紧;另一方面,尽管看空声音并未消除,但2017年人民币汇率整体走向仍取决于中国经济基本面整体表现。

在度过一段难得的安稳日子后,美元指数刷新14年高点,再次刺激了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敏感神经。1月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降至逾八年新低,并再度跌破6.95元关口。然而,4日人民币市场汇率表现淡定,在岸即期汇率不改横盘震荡,离岸即期汇率更是上演逆袭,盘中大涨逾300基点,并再次与在岸汇率形成倒挂。

业内人士指出,在近期人民币表现坚挺背后,除美元涨势放缓给予“配合”之外,更传递了汇率维稳的信号。在年度购汇额度重置及传统购汇旺季的当下,为管控汇率预期、避免恐慌性购汇,货币当局具备抵抗汇率贬值的充足动力。

汇率走势成焦点

年尾年初,人民币汇率走势不可避免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从历史数据来看,自2014年起,过去3年,每年1月和12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均出现了贬值,进一步看,每年四季度和次年一季度也大多出现了贬值。这背后的原因,既有趋势性的,也有季节性的。

自2014年初创出6.04的汇改后高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便转入了持续至今的单边下行趋势。从月线上看,过去3年里,有23个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占比超过六成,这意味着每个月度大概率都是贬值的。除了这一趋势性因素外,年尾年初人民币对美元易出现贬值的原因还在于,年初个人购汇额度重置,家庭部门购汇需求可能迎来集中释放,与此同时,随着春节出境游的兴起,年初购汇需求也呈现季节性增多的态势。有市场人士指出,鉴于年初汇率贬值压力相对较大,一部分资金就选择提前购汇,从而导致年初贬值压力前置,令年底也成为人民币贬值的易发期。

具体到今年,年初人民币汇率走势格外引人关注。其一,2016年初,人民币对美元曾上演跳崖式急贬,充分显示了年初购汇需求的爆发力,如今又到年初,难免让人引发联想;其二,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呈现加速贬值,全年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贬值超过7%,创下有数据纪录以来的年度贬值幅度新高,尤其是2016年四季度,人民币贬值速率很快,3个月就贬值了逾4%,难免让人对后续汇价走势产生担忧;其三,美元正处于过去十余年里最强势的一个阶段,自2016年11月以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权重货币强弱的美元指数已升至2002年以来高位,近期仍不时创出新高,异常强势的美元,令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货币蒙受较大的贬值压力;其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逼近7元,处在一个比较关键的心理位置上。

市场人士指出,自2016年四季度起,人民币兑美元会否很快跌破7元就成为热门话题,跨年后,随着个人购汇额度重置,这一话题的热度显然有增无减。

新年伊始很坚挺

新年伊始,美元再度发威。1月2日,美元指数涨0.51%,实现“开门红”;3日,受新出炉的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营建支出数据及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均表现靓丽的推动,美元指数继续上涨,盘中一度触及103.82,再次创出2002年12月底以来的新高。在此背景下,2017年头两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接连下调。3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降128基点;4日,续降28基点,设于6.9526,跌破6.95元,并创出2008年5月以来最低。

美元创新高、中间价创新低,无疑刺激了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敏感神经。然而,最近人民币市场汇率表现很是坚挺。3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仅下跌62基点,幅度小于中间价;香港市场离岸人民币还上涨152基点。4日,在岸人民币平稳开盘,日内窄幅震荡为主,午后出现拉升,16:30收盘价报6.9485元,涨72基点。离岸汇价方面,4日香港CNH汇率早间一度走软,最低跌至6.9694元,但随即出现一波拉升,自此转入升势,截至北京时间4日16:30,CNH汇价报6.9230,较前收盘价大涨360基点,最高涨至6.9204,较日内低点反弹近500基点。另值得一提的是,在离岸汇价连续两日大涨后,CNH汇价与在岸CNY汇价已形成倒挂。

据市场人士分析,最近人民币对美元表现平稳,一方面,得益于美元指数升至14年高位后涨势放缓,人民币由此获得喘息的机会。不难发现,尽管美元指数于3日盘中创下14年新高,但当日涨幅并不大。自上月16日以来,美元指数总体呈现高位盘整之势,阶段涨幅相当有限。同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几乎走平,外汇市场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安稳日子。而另一方面,近期人民币汇率可能还获得了政策层面的托底。2016年11月底以来,大行稳定释放美元流动性,给予人民币汇率有力支持;此外,近两日CNH汇价连续大幅走高,也可能受到外汇干预的影响。该市场人士指出,近期人民币表现坚挺,展现了相关部门维稳汇率的决心和意志。

业内人士指出,受趋势性和季节性因素影响,年初人民币贬值压力相对较大,加上汇价接近关键心理位置,倘若人民币快速跌破7元关口,可能产生“汇率快速贬值—贬值预期加重—资本加速外流——汇率快速贬值”的负反馈,有可能再度酿成类似2016年初的恐慌性贬值。因此,现阶段货币当局具备抵抗汇率贬值的充足动力。

事实上,除在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之外,过去数月,外汇管制也在明显加强,除针对企业大额购汇实施更加严格的管理之外,近日央行还发布了《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针对个人购汇行为的监管亦明显趋严。业内人士表示,外汇管制增加了外汇买卖的交易和摩擦成本,意在减缓资本外流压力,亦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保持汇率稳定。

业内人士并表示,鉴于上年底汇率贬值压力提前有所释放,监管层市场干预与行政干预并举,近阶段托底汇率、防堵资本外流的态度坚决,倘若美元走势“配合”的话,人民币打破年初贬值常规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贬值压力可控

但应当看到,导致近年来人民币对美元阶段性贬值的内外部因素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还难言消退。

机构研报认为,美元走强是中期趋势,短期涨势可能会放缓,但存在相当的不确定性。美元这一轮升值,趋势性力量在于美国经济复苏,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但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美元上演史上最为凌厉的一波上涨,则是因为市场猜测美国经济政策组合可能会发生转变所致。投资者押注大笔资金,赌特朗普会减税,并实施激进财政刺激,而这可能会让美联储更快加息以抑制通胀。虽然这一猜测能否成为现实有待观察,市场对预期的交易可能已有些过度,边际上对美元的推动可能减弱,但在猜测被证伪前,美元强势格局很难逆转。

从国内来看,人民币汇率重估与国内经济增长降速、资产回报率下降、前期货币扩张过快等因素有关,近期经济增长形势有所改善,但“L”型底部徘徊可能持续较长时间,实体经济复苏的道路还很漫长,资产回报率依然有限,金融去杠杆才刚刚开始,局部风险还在暴露,支持人民币汇率企稳的内在因素还有待积蓄和巩固。

有鉴于此,可能很难期望阶段性的维稳能够彻底消除汇率贬值压力。事实上,从NDF隐含的汇率贬值预期来看,近期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没有因为汇率暂时走稳而消减,反而升至接近2016年初的高位。

有市场人士指出,尽管中间价新定价机制加上外汇市场干预,再配合外汇管制,可有效缓解了市场对人民币一次性贬值的担忧,但汇率维稳恐怕是场持久战。而与此同时,围绕保汇率还是保外储、稳汇率还是稳利率的讨论可能还将持续。未来,人民币有效企稳仍有赖于经济基本面重新展现可持续的良性增长。

相关图文新闻

©2017 今日头条 www.wuxiayeyou.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