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 时间:2017-1-10 10:20:00
  • 整理:乐享玩

(文章原标题:中国轰炸机昨日进日本海 日自卫队"人盯人"式拦截)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中国个日本的关系一直是个谜,事实上,从9日下午1点起,社交媒体上就在热炒一件事:日本大量战机从分布在各地的空军基地升空!同时,上海浦东机场飞往日本、韩国、台湾地区方向的航班全部延误。到下午,日本防卫省正式发布消息:中国8架大型飞机组成的编队穿越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 中金网1月10日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阵仗

执行此次穿越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任务的,是中国海军航空兵。

编队的构成颇具阵仗:6架轰-6型轰炸机、1架运-8系列侦察巡逻机和1架运-9系列电子侦察机 。这也是继2016年8月以来,中国海军航空兵飞机第二次进入日本海空域。一口气六架轰-6,也难怪日本紧张。

面对这一庞大编队,日本自卫队从全国各个基地紧急起飞战斗机,前往伴飞“欢迎”,也搞成了今天日本互联网上的大新闻。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白天起,日本推特等社交网站上就纷纷有网友表示,“我这边航空自卫队(空自)基地有战斗机紧急起飞,看起来挂了实弹!”“我这边也有!”……到下午,有好事者粗略统计,其中包括冲绳的那霸基地,九州的筑城基地和新田原基地、本州岛北部的小松基地,以及本州岛东部的百里基地等

甚至,连本州岛南部沿岸的滨松基地,也起飞E-767大型预警机——日本的航空自卫队,总共只有4架E-767,担任空中指挥枢纽任务,集中驻扎于滨松基地。平时用得很节省,今天也不惜放了出来。

中国军机这一趟,意在何为?为什么选择日本海?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日本海

日本海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特别是在中日两国之间。这里仅举一例。

我们常说日本“国土狭小”,“缺乏纵深”,但这只是从面积上而言。实际上,由于中日两国的地理位置特点,日本恰恰有广阔的“对华纵深”。

看地图可知,从日本西南部的琉球群岛,到日本东北部的北海道,其间接近3千公里。若是在欧洲,这一纵深的一端如果放在马德里,另一端可达波兰的华沙一带。也就是说,在对中国的西部、西南方向上,日本几乎有着与整个中西欧相仿的战略纵深。

但是,如果在地图上换个方向,从日本海或西太平洋来看,日本就成了一个典型的浅纵深国家,其整个纵深只有本州岛的南北距离——最宽处比北京到石家庄也就多那么一点。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部分是因为如此,在冷战期间,日本一直都很忌惮苏联航空兵和导弹的威胁。因为对苏联在远东的海空力量而言,由于地缘位置的特点,日本恰恰是一个几乎毫无纵深的国家。

很明显,一旦敌方海空力量进入日本海和西北太平洋,就意味着日本列岛就面临处处受敌、处处设防的被动局面。正因如此,只要有可能,日本一定要将潜在对手的力量封在第一岛链之内的狭窄海域。

同时,日本还有一种“战略诱导”思路,那就是反复炒作东海议题,将中日之间的矛盾热点局限于东海一隅,最好局限于冲绳附近,以避免可能的海空博弈拓展至自己的本土周围。

但是,这件事儿并不是日本说的算。

海空合璧

近年来,中国海空力量“出远门”已是常事。就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中国空军的轰炸机、战斗机编队多次经宫古水道或巴士海峡突破岛链,进入西北太平洋。

其中几次远航,客观上是环绕台湾宝岛而行。但是,日本人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中国轰炸机出宫古水道后不是向西南飞行,而是折向西北,不远的前方就是日本的本州岛,而且是“浅纵深”方向的本州岛。以轰六搭载“长剑20”巡航导弹计算,假设“长剑20”的射程为2000公里,则整个日本本土都将在其打击范围之内。

而中国海军航空兵两次进入日本海,也体现了中国海空力量在另一个战略方向上的活动和打击能力。中国海空军的不同飞行路线,合在一起,恰恰是让日本最薄弱的两个战略方向暴露无遗。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除空中之外,中国海军军舰也在这一区域进行活动。就在几天前的1月5日,中国海军的三艘军舰还刚刚通过了北海道与本州岛之间的津轻海峡,从西北太平洋进入日本海。此前,中国海军航母编队也驶出宫古水道,经西北太平洋进入南海。

反应

面对这种局面,日本也没闲着,其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一直在勉力维持“人盯人”式的跟踪拦截。以航空自卫队为例,其在2015财年(截至2016年3月31日为止)的对华紧急起飞次数,已达571次;要知道,2012年,这一数字还是306次,2009年仅为38次。

但是,日本也有苦衷:主力战斗机F-15J服役期大多已经超过或接近30年,E-2C预警机如今一年的飞行小时数,几乎达到2012年以前5年的水平。要大规模更换战机,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财政上都不现实。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所以,日本只能一方面继续请美国人帮忙(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战斗机将于1月底部署于日本),一方面在增加经费之余,努力用“盘活存量”的办法对付中国。就在2016财年,日本将驻扎于西部九州岛的F-4战斗机全部调往东部,换来的是F-15和F-2战斗机,其在对华方向的第三代战斗机数量,瞬间从过去的20余架骤增至约一百架。

就在前几天,日本媒体还传出消息,日本防卫省已经开始根据中日冲突的前景,制定关于美日联合作战的所谓“统合防卫战略”。

说白了,这就是一份战争计划。

把中国作为“假想敌”而非“好邻居”,将是日本在当今时代所犯的最大外交错误。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错误很可能真的会发生,或是已经在发生。

为了维护自身主权权益,为了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国也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做好应该做的一切。

这一切,让人感到2017年会更不平静。

中国8架轰炸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战机升空应对中国轰炸机

故事

最后,岛叔再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

上世纪80年代初,动乱结束后不久,一位老人就任中国海军司令员。他在上任后不久视察海军航空兵某部时,曾经提了个训练计划:你们既然是轰炸侦察机部队,就飞一飞对马海峡吧?

但是,部队官兵却面露难色:训练长期不稳定,装备保障亦有各种不足,要飞对马海峡,暂时还做不到。

这位老人很不高兴,但也知道这是眼前的现实。此后,他大力发展海军,提出海军要从“黄水海军”向“蓝水海军”转型,要走向深蓝。此后多年间,即使他已经升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他依然关心海军的发展,关心航母项目,关心核潜艇项目。

如今,这位老人虽然故去,但海军官兵人人依然都会唱那首《人民海军向前进》;老人生前所望的“蓝水海军”,也已初步成型:中国有了自己的第一艘航母,今后还会有第二艘、第三艘,中国核潜艇已经在深海大洋常态巡航。海军航空兵不仅可以飞抵对马海峡,还可以进入更加纵深的日本海。

这位老人,当可安心。

中国8架军机飞越日本海 日本大批战机升空应对

9日,日本防卫省自卫队发布消息称,发现8架中国军机在东海和日本海飞行。其中包括1架Y-8预警机、1架Y-9情报收集机和6架H-6轰炸机。对此,日本自卫队采取飞机紧急升空措施,应对中国飞机。有日本网民称“亲眼目睹飞机升空景象,场面壮观”。

中日关系徘徊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战略互惠”还是“战略对抗”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中日之间就在寻求符合时代特征的关系定位。2008年福田康夫执政时两国签署了第四份文件表明要“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文件对“战略互惠”的定义是“中日两国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虽然“战略互惠”一词是安倍第一次任首相时提出的。但安倍当时提这个词的目的是认为“友好”已经不符合时代需要了,需要替换。所以他自己对这个词的理解显然与第四份文件的内涵不同。因此在他第二次执政后,中日关系表现得冲突现象远远多于“互惠”行为。而2016年的中日关系用“战略冲突”来描绘显得更贴切一些。

进入新世纪这十几年,中日之间的态势发生根本性变化,中国的经济规模大大超过了日本。一个将近十四亿人口的国家对一个只有1.3亿人口,且人口规模还在不断萎缩的国家出现这种局面是非常正常的。这没有导致战略冲突的必然性。而真正造成矛盾的因素,是日本不仅不接受中国崛起的局面,而且试图在亚洲扮演领导者角色,压制中国的崛起。

安倍二次执政后坚定不移地在推行其“强国”战略。但这种战略并非要简单地实现所谓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使日本成为一个摆脱战败国身份的“普通国家”,而是要在东亚乃至全球的政治舞台上扮演大国,甚至是领导者角色。所以安倍提出了所谓“积极和平主义”,并在去年突破了和平宪法的束缚,解禁了集体自卫权,制定了“新安保法”。今年作为“新安保法”实施元年,安倍一方面强化相关的军事建设,诸如增强军备,和美国进行与新法相适应的协同作战训练,等等;另一方面,就是在地区层面强化自己的政治角色。

为了扮演大国角色,安倍以南海问题为中心,对中国展开了一系列有步骤的围堵打压攻势。先是年初,日本提出要调整P-3C反潜机前往非洲索马里打击海盗的飞航途径,把途经南海变成在南海巡逻。在攻击中国在南海维权行为的同时,日本政府提出划拨约130亿日元修建冲之鸟礁,以进一步加强对中国舰船的监视力度。为了配合美国在南海的布局,安倍政府积极从军事和政治上拉拢菲律宾。4月初,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有明”、“濑户雾”以及潜艇“亲潮”号停靠菲律宾苏比克湾港口,并与菲律宾海军展开一系列演习等活动。日本防卫相中谷元则高调表示,今后将在南海推进与周边国家的合作。拉拢南海周边国家日本还嫌不够,中谷元7月访问印度时,与印度国防部长帕里卡尔商定设立海洋问题磋商框架,谋求共同介入南海问题,推动南海仲裁的落实。所有这些双边活动并不能满足安倍的领袖欲。在南海问题上,安倍的重头戏就是利用主办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东道主地位,推动七国外长会议针对南海发表了《海洋安保声明》,而后将类似内容塞入峰会声明里,从而在政治上打造了压制中国的战略架构。

警惕双边冲突因素上升

日本积极介入南海问题客观上制造了与中国的对抗。在这种对抗格局下,中日双边关系中的冲突因素也就难以避免地上升。尽管2016年中日民间交流恢复,中国游客的“爆买”,个别日企在解决二战劳工赔偿问题上较为积极的态度,都使得民间关系的气氛有所改善。但这些改善都不足以影响安倍推进自己的国家战略。

在安倍的战略里,是要借助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通过打压中国,获得某种地区性的领导地位。因此,虽然安倍在年初的施政演说中表示,要与中国在坚持战略互惠关系的原则下,加强关系改善的趋势,但在实际行动中的表现则恰恰相反。一方面,安倍在与他国的双边外交及多边外交中继续诋毁中国,对中国进行围堵外交;另一方面,在与中国的高层和首脑交往中,日方并不是将交往当作解决分歧加强互信的场所,而是当作正面进攻的机会。这种局面导致4月底中国外长王毅在会见日本外相时直接要求日方展现诚意,言行一致,以实际行动推动两国关系回到健康的轨道上来。王毅还要求日方在对华认知上切实把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共识落实到具体行动当中。

但安倍政府对华政策的对抗性似乎是全方位的。在地区经济合作上,日本同样表现出欲与中国试比高的状态。日本不仅拒绝加入亚投行,而且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采取了竞争对策。为此,安倍政府在亚洲制造了一个所谓“更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概念,并于今夏宣布,将在今后五年内,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与亚洲开发银行(ADB)为主的国际金融机构,把源自公共资金的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额增加至1100亿美元,刻意压盖亚投行的1000亿美元。

而在东海,日本的对华态势则多少显得剑拔弩张。近年来,日本一直在强化西南诸岛防御力量,并在西南岛链上构建了一条长达1,400公里的导弹线,对中国进出太平洋构成封锁态势。不仅如此,日本自卫队对中国进出太平洋的舰机长期进行干扰。前些日子发生的日战机发射干扰弹的事情,日方尽管矢口否认,但却一反常态地没有拿出现场影像资料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中日关系目前已滑落到就避免冲突进行对话的层次,“战略互惠”早已不见踪影。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虽然令安倍忧心忡忡,但并没有使他改弦更张。因此,未来中日关系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对其中存在的冲突性我们必须保持警觉。

©2017 今日头条 www.wuxiayeyou.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