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一个清华研究生的爸爸:4本日记记录13年家长会和儿子成长

一个清华研究生的爸爸:4本日记记录13年家长会和儿子成长

  • 时间:2017-1-12 16:55:00
  • 整理:乐享玩
一个清华研究生的爸爸:4本日记记录13年家长会和儿子成长

1月11日,22岁的李悦超参加《步步清华》媒体见面会。潇湘晨报 图从儿子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到高考前一天,李其龙记录下了孩子学习有关的点点滴滴。成长路上,父子俩大多数时间平等沟通,偶尔也会有分歧,但总在理性沟通下达成一致。

1月11日,新书《步步清华》媒体见面会现场,22岁的清华研究生李悦超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父亲李其龙坐在台下第一排第二个位置,与李悦超正面相对。

他保持着他一贯的坐姿,腰板笔直,两手垂立,眼睛一动不动望着儿子——这样的坐姿,李悦超再熟悉不过。在他上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13年时间里,父亲一直都是这个坐姿出现在家长会上。

不同的是,这次,儿子是主角。这样的“面对面”,父子俩还是第一次。

物理老师扈炳芳上台发言,原本沉默的李其龙说:你等下上去给李悦超浇一浇冷水。他认为现在的儿子有点“自信过头”,担心他“骄傲”。

物理老师上台,第一句话是,“我认为李悦超很普通”。满座哗然。只有李其龙微微一笑。

一个清华研究生的爸爸:4本日记记录13年家长会和儿子成长

李其龙介绍自己培养孩子的经验。潇湘晨报 图记录13年,所有家长会,4本日记

李其龙今年53岁,两鬓斑白。发布会结束,他毕恭毕敬给所有人发名片,白底蓝字,职业是高级工程师。

无论是上台发言还是面对摄像机,李其龙的表情总是认认真真。他说,这符合他的性格,他做设计师,一直都很“务实、低调、沉稳”。

这天,务实的父亲带来了4个日记本,近千页,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李悦超的成长点滴。大多是家长会的会议记录,也有李悦超平时的学习表现。

第一天的日记写于1999年9月1日。那天,5岁的李悦超上幼儿园。日记上写着:“李悦超今天上学,学习的内容如下……今天超超表现非常好,学习的东西回家后全告诉爸爸妈妈,今天得分,100分。”

“为什么会想到写(日记),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系。画图纸,经常要修改很多遍,比较相信纸和笔。”李其龙说。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于高考前夕,家长会的摘录,老师叮嘱“高考前不要吃李子、桃子”,陪考、送考的问题等等。点点滴滴,如同拿到武功秘籍,两位家长后来全部“落实”。

从李悦超上幼儿园直到高中毕业,几乎所有的家长会,李其龙都会去。李悦超高中在长郡就读,班主任伍果平印象深刻,“台下全部是娘子军(学生母亲),除了李悦超父亲”。

这位父亲听得很认真,老师讲的每一句话都仔细记录下来,本子上密密麻麻,字迹工整,有时还会“圈重点”。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环节——“怎么把会议精神沟通转达给儿子呢?”

这花费了李其龙不少脑筋。“我不是那种刻板、专制的父亲”,李其龙说,他对儿子的教育方式“讲究平等”。

“比方说,老师说李悦超有段时间玩手机,我不能在孩子回家后就劈头盖脸一顿批评,”李其龙说,“我会在儿子心情好的时候说一说,那个时候他听得进,效果也事半功倍”。

李其龙形容,家长、老师与学生,“三足鼎立”,良性互动缺一不可。所以,他也是跑教师办公室跑得最勤的家长。伍果平说,“我们开玩笑说,李悦超爸爸在办公室出现的几率比任课老师还多”。

分歧有分歧,会在理性的沟通下解决

跟“严父慈母”的观念不同,李悦超评价父亲:温和,理性。

李悦超初中以前在长沙并不冒尖的学校就读,成绩中等偏上。用老师的话说,李悦超不是天生“学霸”,属于“逆袭”。

用李其龙话说:“教育是个漫长、复杂的过程。”父子俩的第一次分歧,出现在李悦超报考高中时。2009年6月,李悦超中考拿下“6A”,这样的成绩,报考长沙市任何一所高中名校都没有问题。但在学校选择上,李悦超却倾向于填报离家步行不过10分钟左右的学校,而李其龙和妻子张群则希望他去离家较远、车程时间半小时以上的长郡中学。

为了说服儿子,李其龙实地考察,“对老百姓关于长沙市的四大高中名校的说法,也进行过理性分析比较”。因为“足够理性”,李悦超最终接受了父母的建议。

但是,“分歧”才刚刚开始。李悦超在长郡普通班上完高中一年级,面对调剂到实验班就读的机会,父亲“很激动”,认为机会难得,儿子却拒绝得很干脆,“不去”,而且还“没有理由”。

“可能换别的家长,会生气什么的,但是我没有。我觉得理性沟通很重要。”李其龙说。

李其龙把正在散步的妻子召了回来。一家三口召开“务虚会议”,综合原班主任的分析,再结合实验班的师资配备、学习氛围、同班同学的影响等等,进行了几个小时的沟通,李悦超最终服气,答应去实验班。

然而,高三那年,父亲心目中“一直都很乖”的李悦超,却让父亲“真正生了一回气。”

李悦超一门心思想上清华大学,班级墙壁的心愿栏,他填的是“清华大学”。课桌上,用纸笔写了斗大的“清华”两个字。李其龙认可这种自我激励方式,但他没想到,儿子后来会在数学试卷上写:高考结束后,我与清华大学有个约会。

“我当时很不能理解,你有目标放心里就是了嘛,为什么要说出来,还写在试卷上?”他一生追求“低调、务实”,儿子却“张扬、激进”,让他无法接受。

不过,这次分歧以儿子的“胜利”结束,“他最终考上了嘛,说明他是对的。”李其龙说。

默契父子都有记笔记的好习惯

李悦超说,他之所以能一步步考上清华大学,就他个人的努力来说,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对知识的管理能力,以及应试能力。

“而这两种能力,都与及时归纳,记笔记分不开。”李悦超说,每次月考,他都会用一句话概括考试当中犯下的错误,但是他的同学,可能会把所有的错题贴在一个本子上。临近高考,李悦超花两个小时时间把高三一年所有考试中犯过的错误记下来了,但是他的同学,可能要花上一个月甚至更多时间,效果还不一定好,“因为没有消化、吸收、总结”。

记笔记的习惯不是天生的,是父亲的潜移默化——在通往名校的路途上,父子俩取得最高程度的默契。

《步步清华》发布会,李悦超毫不怯场,落落大方。台下的父亲大部分时候微笑着,不时报以掌声。他神情专注,是最认真的听众。

“他以儿子为骄傲,但又怕他太骄傲。”李悦超母亲张群说。

李悦超在长大,父母在老去,在一些具体问题的判断和取舍上,某些时候会重叠,但有时候还是存在“分歧”。

“我会把我的想法告诉父母,但是不会奢望他们全部理解。我只会通过实际行动去证明。”李悦超说。一旁的李其龙默默听着,点头说:“以前,我们培养孩子,倾注多少心血,就会看到孩子进步有多大。现在,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尊重、包容的重要性。”

(原题为:《别人家的爸爸》)

©2017 今日头条 www.wuxiayeyou.com 联系我们